移至主內容

生命中不曾有過的美好經驗

2023/08/07

在日常生活中,你認為曾經有過的美好經驗是什麼樣呢?
也許是多日陰霾陣雨之後,忽然窗外的陽光灑下,你聽到戶外鳥兒輕快婉轉的鳴叫聲。
也許是享受一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和心愛的人,有個浪漫的約會。
也許是忙碌一天後,看著孩子熟睡的面孔,忽然發現自己嘴角帶著上揚的微笑!
也許是踏上一場沒有目標的旅行,隨心所欲地經歷一場小小的冒險。

這些都是會帶給我們生理或心理愉悅的經驗,什麼是美好經驗?可能因人而異,而這些美好經驗,將會讓我們的身體感官製造出許多正向的愉悅感。體驗過美好、正向且愉悅的經驗後,當我們多停留一些時間浸漬在美好的記憶中,也一樣能回到美好經驗的當下。讓身體曾經有過的愉快放鬆感受、滲入心中,形成滿足感,並將愉悅經驗,植入在我們的內隱記憶中,形成內在的心理資源。

在與性創傷工作的經驗中,每年我們都透過不同主題的工作坊,累積並幫助創造「生命不曾有過的美好經驗」,讓重大創傷在團體中一點一滴得以被修復、讓受害者得以從中學會自我療癒。而這份來自受害者內在長出的力量,將擴散到整個家族成員都能感受到此療癒力量,甚至能將這份美好經驗,傳承給下一代,覆蓋掉原先負面的印記,終止傷害的循環,重新改寫性侵在受害者內在的傷痕。

大腦天生的生理機制習慣緊抓住負面的印記

為了生存下去的需求,我們必須要從驚嚇受傷中的經驗,擷取出錯誤教訓,幫助我們形成另一個迴路,得以延續生命。然而累積過多負面的印記,讓我們學會緊縮、恐懼、凍結自己的力量,導致「這個不行」、「那個會危險」……當危機消失時,仍緊緊捉住恐懼感,形成一個固執生存模式,未能感知到危機已經不在,創傷記憶仍留在身體中,因而無法放鬆下來,進而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唯有在感受到支持與安全的氛圍下,可以允許一點一滴釋放掉恐懼經驗。

我們如何創造安全的連結?

1. 增加個人自我照顧的資源探索

我們邀請不同專長的老師,以成員可能會有興趣的主題做為邀請,以畫畫創作、園藝植栽、舞蹈、頌缽、心靈牌卡、身體工作等方式作為媒介,幫助個案可在日常中陪伴自己,透過工具的表達,了解內在自我的覺察與探索,並透過分享能與夥伴之間連結,進而增加自我照顧的內在資源。

2. 在這兒你可以做自己

提供完全接納、正面開放的態度。在這兒你可以做你自己,允許自己有任何情緒、想法與需求,皆可以被承接住。其中有成員真的被允許在團體中睡著了,因為在創傷干擾下,他很少好好睡一場覺,在這兒甚至比在家中睡得更安穩,即使睡著,也一樣被團體支持照顧著。

3. 在這兒你可以說「不」

在這兒你可以參考帶領者所說的指令,但仍可按照身體、意識作為引導。在創傷經驗中,最可怕的是失去選擇權,不敢逃跑也不敢反抗,甚至進入凍結僵化的情況。事後對於未能保護自己,而感到羞愧、自責。在團體中,能夠重新獲得選擇權,開始修復身體、心理與人際關係中的界線。

4. 保密原則

可以安全分享自己、同時把別人的故事留在團體,幫助每個人維持個人隱私的界線。

5. 連結與祝福的力量

在安全的氛圍下,見證彼此的脆弱與韌性,並將祝福力量帶給彼此。

// 團體中長出希望- 成員經驗分享 //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門祝福課程,老師要我們想一句自己希望被祝福的話,以及希望被人怎麼祝福的方式,其他學員會用你喜歡的方式祝福你。那天專屬我的祝福儀式開始了!我躺在地上,學員圍著我,每個人對我撒花,用不同的情緒說著:祝福你有天走出陰霾!更懂的愛自己!」

「分享自己的夢想,大家更認識對方。分享自己的內心,有笑有淚,使我深被打動,很溫暖,很真心;原本很逃避團體活動,後來發現活動有趣,大家都很友善,就很自在。」

「表達憤怒、向天空灑冥紙、大喊去死死好了!對我的幫助是:找到一個好的方式舒壓,不再壓抑難受。另外收到其他學員也對憤怒有同感,並對於自己可以表達憤怒表示欣賞與贊同,感受到支持,很開心。」

「大家都很認真跟無保留的分享,讓我很驚訝與感謝。很多人願意分享他們人生經驗中的不愉快,同時讓我有更多認知上的火花,理解更多不同的價值觀,像是有人分享『堅強』不見得是讚美的,可能對他人是痛苦或壓力的代名詞,不是正面詞語都是被喜愛接受的,讓我思考更多無屬性的話語。」

性侵害帶來的創傷影響,不僅僅是一個女性,而是對一整個家庭及下一代造成巨大影響。女性往往扮演整個家庭的發動機、扛起教育下一代的責任、扛起父母輩的情緒依靠。當傷痛無法被看見、過度耗能下,崩潰的將不再只是受害者,而是蔓延一整個家庭機能的停擺、與上下兩代的重複性創傷重演,就像一道無法被提起的傷口。忽視的每一刻,來回劃開更深的傷口,當受害者用自責取代該有的憤怒,傷口將難以癒合,甚至造成一樁樁自我了結的憾事,並開啟下一代悲劇的起點。
 

期待透過帶給每一位受害者正向經驗,將帶給整個家族及下一代,有界線拒絕的態度、有力量反擊的勇氣、有覺察的自我照顧、有情緒被看見的經驗以及有夢想、永不放棄對自我的積極期待。
 

每個人都不需要被過去的自己綁架,學會為身體劃出界線;力量出來了,更能保護孩子與家人;凍結住的靈魂,開始被釋放也得以為自己發聲,這正是團體帶給受害者最大的價值。讓說不出口的創傷,從見證其他受害者修復的同時,自我修復的能力也提升,重啟人生新的篇章。


 

(文/ 楊荏捷,性暴力防治組社工 葉秋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