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消息 / 心情寫真

讓孩子安心當個孩子

「我會走完這些訴訟的程序,但不論判決結果如何,我決定不會再上訴,也不提起其他訴訟了…」欣穗噙著淚水,深呼吸著,努力的想用平穩的語氣,告訴我她的決定。

將近一年前,欣穗第一次來到我們這裡,焦急的說著原本與其同住的孩子被共同監護的前夫帶走,已經快三個月,她完全見不到孩子,想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之後,欣穗的前夫與欣穗之間不斷提出各種訴訟,即便欣穗不想興訟,但因為前夫不斷興訟,欣穗為了維護自己權益與見到孩子,只能不斷隨之起舞。

因為知道欣穗想見孩子的迫切,因此對於欣穗的決定,我感到有些訝異,但看著欣穗為訴訟疲於奔命的憔悴模樣,思及孩子在父母不斷爭訟中要承受多少撕裂的苦楚,便也覺得這樣的決定不是壞事。但對於欣穗已經一年多見不到孩子的苦,以及孩子可能有更長的時間要藏起對媽媽的思念,我卻也不禁感到不捨。於是問她是怎麼做了這樣的決定?

只見欣穗緊抿了下唇,像奮力壓抑著什麼,用顫抖的聲音說:「因為我不想讓小晴再上法庭了,不想要讓小晴再為難的看她爸爸的臉色過日子了…她只是個那麼小的孩子…。走完現在的訴訟也只是想讓小晴知道,媽媽我曾經這麼努力想讓她回到我身邊,想見她,要相信媽媽從來沒有放棄她…雖然他還是千方百計的不讓我見孩子,雖然我真的好想好想小晴……」語畢,每次會談總是流淚,每次都說希望不要再讓我見到她哭而努力克制自己的欣穗,不禁崩潰大哭了起來。

在法院的家事服務中心裡,像欣穗這樣的狀況從來不是特例。我們看見許多分開的父母,無法只是不再相愛,而是將積聚的所有不甘化為對對方的仇恨,而夾在兩人之間的孩子,只能毫無選擇的承受著傷害、忽略與撕裂。而能像欣穗這樣,看見孩子的苦而願意有所調整的父母又能有多少?

根據我們108 年在法院家事服務中心的案件所進行的統計,其中孩子因為離異父母種種NG 的親職行為,如相互攻訐、對孩子避而不談分開一事、忽視孩子受到的影響、阻擾探視與妖魔化對方,有近4 成的孩子會陷入忠誠兩難,不敢表達自己愛爸爸也愛媽媽的真實心聲;孩子也可能會出現「負面情緒」,如憂鬱、焦慮、悲傷、低自尊、沒有安全感等。我們發現孩子們在父母的高衝突中所受到的傷害既廣且深,而解鈴還須繫鈴人,真正能為孩子們鬆綁的,是父母的自覺與改變。

因此,這些年我們在法院的家事服務中心裡,除了提供社工親職會談服務外,也陸續發展多項親職服務方案,包括辦理親職教育講座,讓準備離異、離婚訴訟中或離婚後想提升親職能力的父母可以免費參加,能看到孩子的為難與需要,學會如何更有品質的跟孩子互動。此外,針對父母不在一起的孩子,我們也辦理兒童團體,讓孩子從比較健康的視角去認知父母的分開,並學習到自我情緒的照顧與抒發;對於在訴訟中,願意進一步溝通與面對問題的父母或孩子,我們也提供心理諮商來支持他們更好的面對生命中的難關。種種的努力,便是希望孩子在面對父母間的種種不愉快時,依然保有快樂的能力,依然相信自己被愛、被珍視著。

在這裡,想讓所有的欣穗知道,我們從來不介意承接妳更多的淚水,因為我們明白,比起妳所經歷的一切沉重,我們所能為妳承接的,只是那麼一點點;我們想讓所有的小晴知道,妳可以愛爸爸也可以愛媽媽,爸爸媽媽之間的種種不愉快從來不是妳的錯。更希望有一天,所有的父母都能成熟的,讓孩子安心當個孩子。


兒童團體-老師講述爸爸一半、媽媽一半的故事


文/ 駐新竹地院家暴暨家事服務中心督導 徐名筠


你可能還想看

2020/10/05 ~ 離婚爸媽新課題,合作父母怎麼當? 《 作家與讀者有約講座》...

顯示更多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