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消息 / 心情寫真

陪伴性創傷倖存者,是一場團體的馬拉松接力

「如果今天有機會再見到黃社工(化名),我想跟他說,感謝他幫我找到這個地方,讓我現在生活可以很安全,也很安定。」小青(化名)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這麼說,面露靦腆,卻語調堅定。

八歲那年,小青被父親性侵,之後便進入了安置體系。在某次的會談裡,她回想起青春期時曾經對當時服務她的社工大聲咆哮,彷彿透過聲嘶力竭的怒吼,便能夠將童年所累積的創傷以及對於未來的絕望感一傾而出。

然而,那段時期服務小青的黃社工才剛到職不久,不過,卻沒有因為小青的情緒暴走而退縮,反而繼續協助她連結各種合適的資源,並且轉介她來到現在的安置機構,讓小青可以有個安穩身心狀況的中途站,同時為未來的自立生活做好準備。

與小青接觸的初期,她經常擺盪在「突然暴怒」以及「希望討人喜愛」的兩個極端之間。現在的她,一方面可以在覺察到自己怒氣滿漲的同時,運用許多策略讓自己恢復冷靜;一方面則是可以更自在地表達與坦承自己偶爾違反安置機構生活公約的行為。

性侵害所造成的傷害,不僅在生理上侵犯到身體的界線,同時也在心理上摧毀了關係層次的基本信任與安全感,這會重擊到自我價值的基礎,讓人失去存在的意義感,甚至造成人我之間的孤絕與斷裂。

178-008.jpg

性侵害受創者的復原歷程就像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長征之途,陪伴他們帶傷前行的工作,就像是一場團體的馬拉松接力,需要有多系統、跨專業的助人工作網絡,以及橫越時間長河的的歷程,才能適時給予受創者合適的自決空間以及堅實的穩定守護。

由於性侵害受創者的服務工作同時具有跨專業系統合作與歷時長久的兩種特性,因此,服務網絡裡的每個專業位置都很重要,缺一不可;不過卻也免不了會有專業人員流動更替、須與受創者再次見立信任關係的情形。然而,在這場團體馬拉松接力賽裡,無論是在哪個專業位置,或服務的時間有多長久,只要在拿著接力棒的期間盡其所能,原本就蘊藏在性侵受創者生命裡的獨特力量,就有機會被引動,醞釀成為未來開展人生不同風景的養分。

(文/展心復原中心 心理輔導員 鍾孟燕)


你可能還想看

2019/11/11 ~ 生命中的微光-重要他人...

2019/10/30 ~ 【講座訊息】認識性創傷系列講座- 誰助長了強暴文化? 報名中...

2019/09/17 ~ 【講座訊息】心智障礙者也有性?性教育怎麼教?...

顯示更多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