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消息 / 最新消息

我要一直說到 他們停止強暴

性侵害創傷復原中心  陳心怡社工


        3/27的傍晚,天氣很晴朗,氣溫也是舒適的春涼夜晚,現代婦女基金會的同仁參與了由性侵害倖存者發起的活動─「我要一直說到 他們停止強暴」。 
活動當天下午,剛好有機會與發起人─ 黃靖茹先見了一面。當時有一些驚訝她竟然這麼年輕,更佩服小小年紀的她,竟然能夠如此地有力量。到了活動現場,發現人其實不少,來往台大校門口的路人們,不少駐足停留,聆聽被讀出的倖存者獨白,以及倖存者們的親身分享。大家都靜靜地聽,也靜靜地整理情緒。之前,我在紐約參加了幾場大、中、小型的倡議遊行與倖存者的行動團體,在台灣能夠看到這樣的力量與運動也正在茁壯成長,就算我因為即將發表短講而有些緊張,但我的心情其實是很激動也很感動的。



       當晚我選了一首瑞典女性主義詩人Agnes Török的詩:「危險的女人」,當作是晚上參加活動發表短講的題材,用來鼓勵和肯定倖存者與社會大眾對於性暴力的勇敢發聲,因為我看到的靖茹,就是一個「危險的女人」。她對父權結構造成威脅,透過她的聲音,挑戰強暴文化。她對父權結構的鞏固者們來說是非常危險的,而對性暴力中的弱勢者們來說,卻是安全領域的拓展者。她是自己的戰士,也是我們的英雄。 
這一次活動的參與者,有不少是男性,他們其中許多人,也在活動結束後,以文字來表達自己願意改變、願意扮演消滅強暴文化的角色。我覺得這樣的行動,非常值得鼓勵,因為性別歧視、性別暴力不只是女人的議題,更是男人的議題、大家的議題,當我們能夠激發更多人的良知,領導更多人追求真正的自由、平等、正義,我們的社會才能夠對所有人都更好、更安全。 


瑞典女性主義詩人Agnes Török的詩「危險的女人」影片作品(部分翻譯):
女人發聲時 是危險的
權力的真相,權力的真相
女人單單只要說話,就是危險的
因為當我們決定發表言論 我們就成為了危險的女人
當我們決定發言 我們對現狀就造成了危險
因為我們的聲音 能夠打破玻璃天花板
因為我們的話語 能夠撕裂幾個世紀編織出的沈默
因為 對我們來說 決定被聽見 而不只是被看見 仍然是 一種革命


當我在網路上談論 女人身體的自主權
嚇壞了的男人們 威脅要把我吊死在樹上 
要強暴我直至我放棄我的意見
要強迫我保持靜默 要強迫我閉上嘴
成為一個危險的女人 是決定被聽見 而不只是被看見
是決定你最喜愛的身體部位 不是你的乳房 你的臀部 你的腰
而是你的牙齒 你的舌頭 與你的聲帶
是發現自己最美麗的部份是無法被局外人所見
因為她只住在你的思想裡

**********************************
當我第一次因為我的詩句受到死亡威脅
我感到驕傲
我歡喜地抱腹大笑  我將它像個榮譽徽章般地穿戴著
我感覺徽章上寫著 我是一個危險的女人
我威脅了父權 我動搖了現狀 直搗核心
我是一個危險的女人 聽-我-吶-吼

**********************************
這不是有關於個別的男人
也不是有關於幾個網路上的攻擊
這不是有關於所有的男人 或者有ㄧ些男人
這是有關於 男子氣概
這是有關於男子氣概 變成毒 與恐懼
這是有關於男子氣概 變成暴力
這是有關於一個父權的系統
對我們要說的話 如此地害怕
因為任何人都有可能聽見我們說這些話的事實
它威脅我們 虐待我們 騷擾我們
用它唯一知道的手段
更多的父權 更多的死亡威脅 更多的強暴威脅


你可能沒有看見
但是父權正在失敗
父權正在跛足蹣跚 正在倒下
你可能沒有看見
但是父權正在挫敗
它正在苟延殘喘 並且用此否認它的每況愈下
這是父權垂死的呼吸 它還想要出征奮戰
還想用它的爪子 勾住年輕男孩的心
這些男孩們 恐懼他們在廣大邪惡的世界裡將扮演的角色
因為這個世界不再只屬於他們 而屬於我們全部的人
妓女 蕩婦 賤女人 女納粹
這些曾經是將我們打倒的名詞
企圖讓我們保持安靜
但是 我們是危險的女人 當我們選擇發聲
選擇發言是去發覺 你 你是現狀中心裡的爆裂物
他們只是在尋找 解除你武裝的方法

他們只是在尋找 讓你閉嘴的方法
讓你變得對他們來說 是安全的
讓你臣服配合
但是 他們不會得逞
因為我們是危險的女人
因為發表言論是成為危險的女人
而我們永-遠-不會閉嘴。


你可能還想看

2017/6/26 ~ [疾疾散靈 速速救我]-性別暴力跟蹤騷擾諮詢專線開線囉!...

2017/6/20 ~ 展心復原中心~陪你展開復原心旅程...

2017/5/18 ~ 【新聞稿】現代婦女基金會、長庚科大合作辦理圓桌論壇 提升醫護防暴品質...

顯示更多

訂閱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