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消息 / 心情寫真

性侵迷思沒有不見,只是你沒用心看見

  周圍的親友,多數不知道甚麼是「丹寧日」,於是我將丹寧日的緣由說了一遍又一遍,強調穿著打扮只是一種性侵迷思的展現,並因此加深了社會中的強暴文化。親友的反應,大多是「都甚麼時代了,法官不會再那樣想啦!」、「我們社會蠻進步的啊! 哪有甚麼迷思?」但當他們看到新聞報導性侵案件時,脫口而出的往往就是責難被害人的性侵迷思。

167-010.jpg

  「那間店沒其他客人,應該要注意一點啊!」意指,如果被害人多留意一點,就不會受害,但實際上,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去侵犯別人,不管現場有沒有其他客人在。「穿褲子應該很難脫,怎麼會被性侵?」意指,如果沒有你同意,那褲子脫得下來去侵犯你嗎?但實際上,侵犯別人本來就不對,而且不少被害人都是掙扎萬分,到最後仍然被害。「那些被撿屍的女生活該,誰叫她要喝那麼醉!」意指,因為你喝醉了、沒保護好自己,所以你被性侵活該,但實際上,除了本來就不應該去侵犯別人,看到一個人喝醉,應該要做的是對其進行保護措施,而不是去侵犯一個喝醉的人。

  性侵迷思舉例不完,提供一個自我檢視迷思的好方法:當你看到或聽到性侵事件的時候,先確認一下將脫口而出的句子,如果是在檢討被害人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而被害,那麼,應該有九成的比例,是性侵迷思沒有錯!

  現代婦女基金會每年至少服務250位性侵被害人,從社工服務經驗、與網絡交流的經驗,看見性侵迷思仍不斷出現在被害人本人、以及其親友身上,還有當被害人進入司法程序,司法人員不經意顯露的責難被害人的問句,在在顯示,性侵害迷思仍充斥在我們的社會當中,它沒有不見,只是你沒用心看見。

  我們的社會,必須將性侵事件的焦點,轉移到加害人身上,去問去檢討侵害別人的行為,是錯誤的,是不可取的,而不是本末倒置,將焦點都放在被害人自我保護身上,並天真認為,只要每個人都能自我保護得好,就不會發生性侵害,後者的做法,只會導致被害人再度受傷,無法翻轉與真正破除性侵害的迷思。

  現代婦女基金會於4月25日辦理「穿著由我 騷擾止步」的丹寧日活動,就是希望呼籲打破對性侵害的迷思,不該將被害責任歸咎於被害人的穿著言行,因為唯一該為性侵害事件負起責任的是加害人! 我們會繼續做對的事,帶你擦亮雙眼,破除迷思!

(文/個案服務部性暴力防治組督導 張妙如)


你可能還想看

2018/04/25 ~ 當我們試著相信...

顯示更多

訂閱電子報